欢迎访问夏县人民政府网站!手机版 国务院客户端

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

当前位置:网站首页 > 新时代 新气象 新作为 >>

“学校是家,学生是娃” ——记阳泉师范高等专科学校学生处处长赵瑞玲

【发布日期:2018-11-09 16:43:50】 信息来源:白雪峰 浏览次数:
  上午是赵瑞玲一天中最忙的时候,不断有学生敲门,需要解决各种各样的问题。有人问,瑞玲,你也快50岁的人了,那么辛苦,何必呢?
  赵瑞玲说:“说句心里话,我经常觉得,那些学生就是我自己的孩子,我陪伴他们一天天长大。你说,为了孩子,哪个父母会觉得辛苦呢?”
  1989年,赵瑞玲大学毕业,进入阳泉师范高等专科学校,成为一名中文老师,并担任班主任。2009年,学校实行校系二级管理,她被任命为外语系负责人。
  领导找赵瑞玲谈话,她“头一下大了”。外语系是全校最大的系,从担任50个学生的班主任到一下子管理1000多人的系,能胜任吗?自己是中文专业,专业不对口,学科专业建设从何入手?
  领导信任,赵瑞玲硬着头皮挑起这副担子。“我是这样一个人,要么不做,要做就一定要做出个样子。”
  学生管理,慢慢摸索。管理的精细,说到底,就是一个字:勤。针对日常管理的薄弱环节,赵瑞玲和30多名班主任一起,事无巨细,一点点抠。外语系各项工作都走到了全校的前列。专业建设,赵瑞玲自己做“学生”,给老师们当好后勤,鼓励带动大家共同研究。创新培训模式、开发实用课程、聘请小学骨干老师承担教学任务、新建见习实习基地,虽然劳累,但是很充实。2012年,外语系顺利通过省教育厅重点专业建设验收,其中“搭建平台、层层递进,工学交替、培养能力”培养模式,得到专家的一致肯定。
  2013年,学校再次交给赵瑞玲一个重任,兼管学生处的工作,后来担任学生处处长。学生的思想政治、道德品质教育、日常纪律、医疗卫生、心理健康。全校辅导员、班主任的培训教育、管理考核等等,每日的工作线索都是无数条的立体交叉,每天的工作状态都是嘴不停、手不停、腿不停。
  在此之前,学生处处长一直都是男性,这个岗位要求有很好的精力。每天的工作时间一成不变,孩子们醒了,赵瑞玲要到校,孩子们睡了,她才离校。冬天天冷,她也经常是看着星星到校,伴着月亮回家。“累吗?说实话,有时候是真累,但是既然承担了这份工作,你只能尽最大的努力,把它做好。”
  谈话间隙,一个小女孩推门进来,端杯喝水,风一样离开,留下银铃般的笑声。赵瑞玲说,别看她现在嘻嘻哈哈,一年前可不是这样。
  刚来学校那会儿,因为性格内向,和宿舍的其他孩子相处不融洽,小女孩一度有了轻度的抑郁。虽然有学校心理老师的辅导,但矫正效果并不明显。孩子到后期发展到不愿意进教室,赵瑞玲就让她在自己办公室上课,一点点给她开导。
  联系家长。家长极为抵触。赵瑞玲觉得,做家长的工作比做孩子的工作还难。“我说我们都是父母,孩子都是我们的心头肉,我们都是为她们好,有了问题要积极面对。”赵瑞玲联系了省城的专家,办好了相关手续,经过一段时间治疗,孩子现在完全康复,快乐地回到孩子们中间。
  还有一件事,记忆深刻。一天晚上11时多,女生宿舍宿管阿姨给赵瑞玲打电话,有人酒后闹事。因为学生之间的小矛盾,家长酒后带人来学校,一定要和孩子发生矛盾的女孩出来,现场剑拔弩张。“别看都是五大三粗的男子、酒气冲天,我一点都没有恐惧。我说谁想闯进宿舍,就先从我身上踏过去。伤害我可以,伤害我的学生,决不允许!”
  经过几个小时耐心沟通,事情平稳化解。有人说,这些事情,通知保卫处,通知公安部门,你大可不必冒这个险。赵瑞玲说,家长把孩子交给咱,那就是咱的娃。碰到这种事情,哪个父母能不挺身而出。
  前几天,也是半夜。有个学生病了,赵瑞玲紧急赶到学校,把孩子拉到市里的医院,付钱、挂号、盯点滴,也是一夜没合眼。到第二天孩子父母来了,赵瑞玲才返回学校。“这样的事情,都是常见的小事,因为你做的就是这份工作。”
  因为工作,赵瑞玲把家搬到学校附近。因为工作,家里事情基本顾不上,爱人难免发个牢骚。干一行要爱一行,干一行要钻一行。在赵瑞玲心目中,“学校是家,学生是娃。因为这份热爱,所有的付出,都值得。” 
网站首页|走进夏县|领导介绍|政务信息|信息公开|项目建设|招商引资|党建网|政民互动|政策法规|网站地图